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望虎松堂

王者逍遥自在行 何须群辈论英豪 他时一啸东山起 但使风云万里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军旅画家彭旺松 望虎松堂主 自幼学画,83年至今从戎24载,一直从事部队宣传文化工作,在全国发表各类美作两千余幅,出版画册10部,现为中国书画艺术研究会理事,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驻马店市美协理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方刚性都纪行】两个情圣,一对弃儿(组图)  

2014-10-08 18:53:02|  分类: *【书画动态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方刚性都纪行】两个情圣,一对弃儿(组图) - 荷兰在线 - 荷兰在线
 
(荷兰在线特约专栏)称所有艺术家为“情圣”,通常都不会有错。情圣有许多种,为情所迷,为情所困,为情所弃,均可以称为情圣。荷兰两个伟大的艺术家伦勃朗与凡高,便是不同类型的情圣。

伦勃朗一度金钱与美女双丰收。但凡高,从来没有过哪怕一天这样的好时光。

伦勃朗故居纪念馆位于阿姆斯特丹老城区,凡高美术馆在博物馆区,但在并不大的阿姆斯特丹,两者之间只有20分钟的步行距离。

1606年伦勃朗出生在荷兰小城莱顿一个磨坊主家庭,我们访荷期间,一天晚上曾到这座小城晚餐。这座城市在2006年曾经旅游业火暴 ,那一年正好是伦勃朗出生400年,一条以伦勃朗出生地为起点、途径伦勃朗家族风车、小时候就读的拉丁学校、只上了三天的莱顿大学、学画的画室、市立博物馆、落脚在伦勃朗纪念处的路线成为观察莱顿的新视角。但是,各种荣耀都无法弥补荷兰人曾经对伦勃朗的遗弃。

1632年,已经在绘画上名声雀跃的伦勃朗来到阿姆斯特丹,这座城市让他如鱼得水。首幅团体肖像画《杜尔普医生的解剖学课》因表情丰富、人物呈现动态与特殊的透视构图而大受欢迎。在收到油画订户青睐的同时,伦勃朗也受到了出身贵族的美女莎斯姬亚(Saskia)的青睐。这段跨阶级的爱情自然引来不少阻碍,但莎斯姬亚一直坚定地守卫着情感,最终和伦勃朗走进婚姻殿堂。这在今天也将是有争议的婚姻,何况在注重出身的那个时代和文化下。

莎斯姬亚的爱给伦勃朗带来了好运,婚后一段时间,他声名显赫,画约不断,身价渐长,过上了高调奢华的生活。1634年,伦勃朗分期付款高价购买了一幢濒临赫雷运河的漂亮建筑,在这房子里,他与爱妻如胶似漆,画了大量妻子的肖像画。这幢建筑便是今天的伦勃朗故居纪念馆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收藏便是伦勃朗的六幅妻子画像。

但是,好景不常,阴影逐渐向俩人袭来。

【方刚性都纪行】两个情圣,一对弃儿(组图) - 荷兰在线 - 荷兰在线
 
莎斯姬亚婚后生的三个孩子,都不幸夭折,这对夫妻因此倍受打击,身体极度虚弱的莎斯姬亚在1641年又生了一个男孩,取名泰塔斯,但她从此便卧病不起。伦勃朗所能做到的就是把外面的风景搬到爱妻枕边,这段时间,他创作了一批阿姆斯特丹的风景画。然而,1642年,莎斯姬亚仍然离开了人世,享年不到30岁。

随着爱人的离去,伦勃朗的生命也在这一年实现了大的转点,开始走向颓废。

祸不单行,就在这一年,伦勃朗完成了备受争议的作品《夜巡》。当时,市民防卫队(相当于今天中国的城管?)的队长带着手下16人请伦勃朗画一幅集体像,要求描绘宴会中庆祝的情景。但是,伦勃朗认为这个场景设计太呆板,自行设计了一个出巡的场景。极度的自信以及无可比拟的优越感使伦勃朗在《夜巡》一画中肆意挥洒,完全按自我意识表达,但这幅伟大的作品令定画者非常不满:大家都是出了100盾,为什么有人在画中那么明显,而自己却要隐身在后面?!民兵们要求画家重新画一幅肖像。在当时,肖像画的收费很高,但因为雇主不满意重画的情况屡见不鲜,然而骄傲的伦勃朗拒绝重新画。民兵们将他告上法庭。这件事情闹的整个阿姆斯特丹沸沸扬扬,艺术圈里的画家和评论家出于羡慕嫉妒恨,即使不落井下石,也没人站出来为伦勃朗背书。打这以后,就再也没有人找伦勃朗来画集体肖像了。伦勃朗奢华的生活渐渐难以维系。

【方刚性都纪行】两个情圣,一对弃儿(组图) - 荷兰在线 - 荷兰在线
 
丧妻后,为了照顾幼子,伦勃朗请了年轻村妇云尔茨来做保姆。云尔茨把泰塔斯视为己出,孤独的伦勃朗也在保姆的身上寻求到慰藉,但没有证据显示伦勃朗陷入爱情。因为当云尔茨提出结婚后,伦勃朗拒绝了,云尔茨因此就大吵大闹。很快,身心俱疲的伦勃朗结识了比他小二十岁的女仆韩德瑞克?斯多弗,这次他真的堕入情网了,并将云尔茨赶出家门。恼怒的云尔茨告伦勃朗不履行婚约,并在官司中获胜,伦勃朗不得不支付给她高额的赡养费和养老金,这对已经陷入贫困、还要支付房子分期付款的伦勃朗来说,无疑雪上加霜。

所幸有韩德瑞克。热恋中的伦勃朗像描绘莎斯姬亚一般,又开始以韩德瑞克为模特儿,创作了大量作品。韩德瑞克怀有身孕时,仍主动泡进冷水中,做出画家希望的姿态,在《浴女》中的韩德瑞克,令人感受到她那温厚的人品。《窗边的享德里克》、《享德里克像》、《享德里克入浴》、《修脚的示巴女王》等作品均摒弃了昔日所有的淳华回归到实,与伦勃朗早期作品中的生机勃勃和激动人心截然不同,画面中只有安静和温情,显示出画家对年少无知时的自我忏悔和精神境地的逐步超脱。情圣伦勃朗又找到了心灵的港湾。

伦勃朗48岁那年,韩德瑞克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孩,这事再次令整个阿姆斯特丹轰动。因为他们尚未结婚,人们认为这是一个丑闻,是通奸,被教会谴责为“罪恶的生活”,每个人都在对画家进行嘲笑。

伦勃朗名誉扫地,再也没有人请他作画了,只有各种债主开始上门讨债。1656年不善理财的伦勃朗宣告破产,住宅也被拍卖,却依然不够还债。韩德瑞克和泰塔斯为生活所迫,开始经营美术公司,伦勃朗为其雇员,这样他所创作的画就可以免遭债主追讨。

如果说,第一个妻子莎斯姬亚带给伦勃朗富足的生活,那第二个妻子韩德瑞克则以温柔体贴和出色的经营能力,帮助伦勃朗度过难关。

1669年10月4日,贫困交加的伦勃朗走完了他人生的最后一程,身边只有女儿陪伴,死后葬在西教堂一个无名墓地中,至今无法确认具体地点。他高产的一生为人类留下了约600余幅油画,300余幅版画,2000余幅速写与素描。

上世纪初,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向屋主买下了伦勃朗辉煌时期的那幢住宅,根据伦勃朗画作中的蛛丝马迹还原了厨房、卧室、画室等摆设,使得热爱这位大师的人们得到片刻心理的安慰。

伦勃朗最好的画作,都是在两位妻子的陪伴下完成的。有句话流传很广的话:“每个成功男人背后,都有一个成功的女人。”从社会性别的视角看,这句话将女性置于男性的辅助者,甚至照顾者的位置,显然是不值得鼓励的。但爱情、友情、支持,对于任何人,无论男女的重要,也是显尔易见的。

【方刚性都纪行】两个情圣,一对弃儿(组图) - 荷兰在线 - 荷兰在线
 
那幅成为伦勃朗人生拐点的《夜巡》,后来被视为他最伟大的作品。这幅画被民兵们挂到营房中。400多年前民兵们的营房如今已经变身一座五星级酒店,酒店二楼仍然保存着曾经挂过这幅画的那面墙,墙上是《夜巡》同尺寸的照片。而原画,则藏于阿姆斯特丹国立博物馆。

同一座博物馆,还有伦勃朗的多幅作品,其中便包括《犹太新娘》。伦勃朗去世200多年后,一位叫梵高的年轻人面对此画,曾说:“如果我能一连10天就坐在这幅画前,啃着干面包,欣赏它,少活十年我都心甘情愿。”

文森特?凡高,1853年3月30日出生于荷兰北部布拉邦特省的一座小市镇,父亲是一个牧师。凡高则不像伦勃朗那么有女人缘,他一生有史料记载爱情四次,均是单恋。凡高个性孤僻,暴躁易怒,而且外表丑陋,走路时佝偻着背,活像一个小老头。对于有钱的“事业成功者”,丑一些不会影响在情场的竞争力,但不幸的是,凡高一生都在饥寒交迫中度过。

凡高曾做过一家商行的小职员,他被派往伦敦分行时,对房东太太的女儿厄休拉一见钟情,神魂颠倒。厄休拉用冷言冷语拒绝了他,款款深情的凡高初恋破灭,精神非常痛苦。他满怀忧伤地离开伦敦去巴黎。6年后,他返回伦敦,旧情依依,又去找厄休拉,发现她已出嫁。

情感绝望的凡高在职场上也不得意,四处碰壁。1880年,27岁的凡高在忠实的弟弟提奥的接济下,决心去学画,便开始去博物馆临摹伦勃朗、米莱的画。弟弟也只是画店的小职员,能够资助他的钱只够他糊口,长期节衣缩食,使凡高的身体日渐衰弱。

1881年,梵高回家乡探亲,见到了在他家里做客的刚成为寡妇的表姐凯。梵高再度堕入情网。然而,凯仍然对又穷又丑的梵高没有任何感觉,更何况,在当时的荷兰,同表亲结婚是一个严重的社会禁忌。梵高的求婚被凯无情地拒绝,梵高上门求爱时,他的叔叔连门也不开,偏执的梵高为了见到表姐,竟然拿来一盏油灯,将自己的手放在火上,对叔叔说,“让我见见表姐,否则我就一直把手放在灯上。”梵高的叔叔见状,迅速将灯吹灭,但仍然告诉他:你永远不能和凯在一起。烧手事件曝露出梵高的偏执,也为日后的割耳事件埋下伏笔。

凡高的第三次爱情终于得到一定的回应。那是1882年,他在海牙学习绘画,遇到了憔悴不堪、被贫困损害了身心的女人西恩。西恩已经有五个陌生男人的孩子,此时肚子里还怀着一个不知其父的孩子,她以洗衣为生,兼从事性工作。对于这样一个为社会所不耻的女人,梵高投入了激情,把她带回家做模特儿,他不断地画她,并答应一旦有钱便娶她为妻,但西恩还是因为无法忍受凡高的贫困,离开了他。

在爱情对象的选择上,梵高可谓超凡脱众,从富有的房东女儿,到新寡的表姐,再到有五个孩子的怀孕妓女,也许在他的心中,从来没有地位差异的概念。

1886年初,凡高再次来到巴黎,结识了许多印象派画家:劳特累克、毕沙罗和修拉等人,其中包括他生命中一个重要的男人——高更。

凡高与高更的关系,存在种种未经证实的传言,两人总是吵吵闹闹,却在很长时间纠缠在一起。1888年,凡高请高更来同住,也就是这一年割了耳朵。

一种说法是,高更带凡高去逛妓院,买通一个小妓女耍弄凡高,声称只要凡高割下耳朵给她,就会爱上他,凡高立即用锐利的刀割下自己的右耳;另一个说法,在妓院外,凡高与高更为一位女人发生争执时,被高更用剑砍掉了耳朵。还有一种说法,凡高与高更是一对同性恋人,二人吵架后高更离去,凡高自己割下了耳朵。总之,凡高割耳,高更难逃其责,凡高与高更的情感关系,也绝不一般。

凡高第四次与女人的感情中,他则一反常态,完全被动,而且处于拒绝的态势。这个女人是玛高特,39岁,仍然待字闺中。她爱上了凡高,却被家人反对,很可能是三次情场失意后的绝望,使凡高对她也不理不睬,玛高特以服砒霜自杀的方式抗议,被救了过来,自杀未遂的风波过后,凡高毫无悬念成为了众矢之的,两人的关系也就到此为止了。 

1890年,37岁的凡高开枪自杀。一向热爱哥哥的提奥受不了这沉重的打击,半年后在故乡也因疯逝世,后来也被安葬在哥哥的墓旁,永远和他长眠在一起。提奥很可能是真正挚爱凡高的唯一一个人。
1929年,美国传记作家欧文?斯通出版了《渴望生活——梵高传》,这部作品也成为欧文?斯通的成名作,被译成八十余种文字。书中写到一位叫玛雅的女人,默默关注凡高两年多,曾每天陪着凡高到郊外绘画,彼此演绎出一段激情,但美术史家称,这个人物是完全虚构出来的,仿佛要以此安抚凡高受伤的情爱之心。

今天的阿姆斯特丹几乎完整无损地保存了17世纪伦勃朗时代的样子,随处可以令我们怀念这两位不幸的天才、“情圣”…… 【方刚性都纪行】两个情圣,一对弃儿(组图) - 荷兰在线 - 荷兰在线
 

你还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:

【方刚性都纪行】两个情圣,一对弃儿(组图) - 荷兰在线 - 荷兰在线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